揭秘苏莱曼尼被杀细节:车辆加速躲过第二枚 但还是难逃一劫

据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来自情报人员、电子监听系统、侦察机和其他监视系统的机密信息支援了此次打击任务。《纽约时报》在报道中称,美国已经掌握到的伊朗最高领袖和苏莱曼尼之间的通信内容。尽管消息来源并没有表明通信方式,但很可能是基于无线通信,这就为美国人的监听提供了契机。实际上,美国情报机构监听各国领导人的手机通信已是公开秘密。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手机通信都被美方情报机构监听,就更不用说伊朗高官了。

36小时之前即被盯上?

环球网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6日名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情报体系”的文章称,美国中央司令部下辖的情报局(CCJ2)是该司令部中负责对国家、国防部和军事部门情报力量进行整合的指挥机构,也是战区司令对情报活动实施领导的依托。在情报局中,联合情报中心无疑居于核心地位,该中心由一名上校军官领导。根据美军公开文件,2014年5月,联合情报中心的授权编制数为888人。

据Forbes网站报道,伊拉克一个组织在脸书上发布的一张照片显示袭击中使用的一种的残骸,碎片上的印记表明重52公斤。报道称,一些分析人士将确定为AGM-114“地狱火”,这是一种致命的超音速反坦克,目前已被美军广泛用于攻击不同目标。除了最新的激光制导AGM-114R型外,还有一种神秘的改进型,它使用弹出式刀片杀伤目标,以尽量降低附带损伤。而“地狱火”改进型的重量在45至50公斤之间。报道称,考虑到目标车已被击毁,可以排除使用“刀片式地狱火”的可能性。

该文章称,依据美军发布的联合出版物第JP 2-0号和第JP2-01号,中央司令部的情报局和联合情报中心同时还可得到军内外大量情报机构和资源的支援,并且美国情报界的17个机构大多会向各战区的情报中心派驻高级情报代表和具体工作人员。在美国的情报界中,大多数情报机构的“行动分部”,即主要负责情报搜集的执行机构中,都会针对特定的地理区域编设专门分支机构。这些地理区域的划分尽管与美军几大地区性作战司令部的责任区并不完全重叠,但也存在着大体的对应关系。这些地区性情报分支机构大多已维持了长达数十年的运行,并针对该区域积累起了丰富的情报资源。

报道称,苏莱曼尼被他“过去36个小时的行程”出卖了。

当地时间周三凌晨,苏莱曼尼从鞑靼之翼航空公司(Cham Wings)的航班走下来,踏上巴格达机场的停机坪,遇见一张熟悉的面孔——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人民动员组织”副指挥官穆汉迪斯,他是这位伊朗将军的长期盟友和密友。两辆车准备把伊朗“圣城旅”指挥官接回穆汉迪斯在绿区的住宅,这是穆汉迪斯在伊拉克首都的常住地址。

据美国TheDrive网站报道,由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控制的一架无人机(据报道是MQ-9“死神”)执行了此次任务。据中国专家介绍,美军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成立于1980年,近年来,因为美国特种部队生擒萨达姆、击毙扎卡维和拉登而逐渐浮出水面。如果这次行动由该司令部指挥并不令人意外。

文章称,这是他们“理想的安全措施”。他们的行程从不事先通报,也不公开目的地,而且他们乘坐普通航空公司的航班。这次事件中,他们没有通过正规的渠道在机场检查,也没有使用智能手机,而且他们乘坐很普通的汽车,乘车人数尽可能少。总体来说,很难追踪他们。但大马士革和巴格达的机场到处都有亲美情报机构的眼线,因此他们被盯上了。

“中东之眼”网站信息均来自匿名人士,所以细节未必完全可信,但中国专家表示,结合其他媒体的报道来看,美国人确实可能发展线人追踪苏莱曼尼。

美在中东情报网有多强

据称,穆汉迪斯多年来一直受到美国监视,而他的那位密友只接送穆汉迪斯也已不是秘密。当时,美国人收到情报说苏莱曼尼正前往巴格达,而穆汉迪斯会在机场接他。美国人招募了一些接近这两人的人来追踪他们的行动,然后确定暗杀地点和时间。

文章称,自2003年以来,巴格达国际机场一直受到严格的安全措施管制,其安全由英国G4S公司在伊拉克情报和国家安全部门的监督下负责。安全措施要求进出机场的普通乘客必须经过多个检查站。至于有特殊陪同的游客和官员,则允许他们通过VIP道路,这些道路只需要向检查站告知旅行者身份及车辆信息和登记信息即可。检查点的所有信息都将与机场安保、国家安全和情报部门以及G4S共享。

而在确认目标后,如何让无人机的操纵人员确认目标就成为关键。一个非常现实的操作是,由地面情报人员进行目标指示,使用肉眼无法看到的红外激光照射相关车辆。另一种方式是,实时向无人机传送目标坐标,由后者根据其位置信息锁定目标。

报道称,大约在同一时间,穆汉迪斯收到消息,暗示他的朋友不久将在伊拉克降落。他收到的消息很短,只包括航空公司和到达时间。穆汉迪斯安排一位密友开车前往航站楼,为迎接特别客人做准备。

低调出行并未躲过杀身之祸

之前的一次打击中,美国曾使用了一种采用了“伸缩刀片”杀伤软目标的“地狱火”,目的是为了降低附带损伤。而此次打击从现场视频和照片来看,很可能使用了高爆战斗部,以确保完全摧毁目标。

实施暗杀的是什么?

【环球时报报道 特约记者 魏齐 任重 柳玉鹏 记者 刘扬】近日,美国使用无人机杀死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的更多细节被披露出来,而一些问题仍然扑朔迷离。实际上,在伊拉克用无人机攻击苏莱曼尼乘坐的汽车并不难,难的是如何掌握苏莱曼尼的行踪,又如何准确地识别登上汽车的人就是他本人。而这就非常考验美国在中东的情报侦察能力。而此次定点打击的成功,显然是线人、信号情报侦察和网络等众多侦察手段共同作用的结果。

但这次,出了点问题。报道称,根据鞑靼之翼的公开数据,从大马士革到巴格达的飞行花费了1小时5分。飞机于巴格达时间凌晨12时32分降落。苏莱曼尼和他的两个同伴很快就被穆汉迪斯及其随行人员接走。1时45分,他们乘坐的现代斯塔克斯和丰田亚洲龙没开出多久就在巴格达西郊发生爆炸。初步调查结论认为,两辆车遭到3枚袭击。前面的现代轿车先被命中,后面与它相距100-120米的丰田车加速躲过了第二枚,第三枚则完成了任务。

实际上,一种旨在取代“地狱火”的AGM-179“联合空地”(JAGM)重量恰好52公斤,并且可以从直升机和无人机上进行发射。它实质上是将高级制导系统(半主动激光和毫米波主动雷达双模导引头)植入了标准AGM-114R(包括发动机、飞行控制系统及其多功能战斗部)的弹体中。不过,这种由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发展,空军并没参与。这一信息也让此次袭击到底是由空军还是联合特种作战司令部负责,以及到底使用什么,更加扑朔迷离。

发布时间:01-0709:01环球时报在线(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不过,据美国Forbes网站报道,实施打击的MQ-9无人机(在美军中)仅由美国空军操作。此次执行任务的MQ-9以及其使用的也颇有来头。MQ-9“死神”无人机是目前美国比较先进的中空长航时无人机,使用涡轮螺旋桨发动机,如果在数千米高空飞行,几公里外的地面很难察觉到其存在。

报道称,从德黑兰到达大马士革的那一刻起,直到他在巴格达遭袭身亡,他很可能受到严密监视。苏莱曼尼抵达大马士革机场后,没有在叙利亚首都会见任何人,而是一下飞机就直接上了一辆载他到贝鲁特的汽车。苏莱曼尼在贝鲁特待了几小时,并于当天晚上按照相同程序返回大马士革。在大马士革机场,苏莱曼尼和其他乘客一起登上飞往巴格达的鞑靼之翼航班。

多方信息支援打击任务

“中东之眼”网站4日题为“跟踪、瞄准、击杀:苏莱曼尼的最后时光”的文章详细披露了此次袭击事件的部分细节。

而且对于如此重要的目标,也不仅仅通过手机定位。而美国无人机固然很先进,但让其红外成像传感器,识别一个刚下飞机,然后钻进汽车的人是否是苏莱曼尼,那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即便是通过手机等系统进行了定位,为了防止错杀,也必须有更为可靠的方式进行确认。

有分析认为,截至目前本次暗杀行动的许多细节还没有公布,但美国中央司令部情报局以及在中东地区的美国军种情报组织和非军方情报支援力量在这次袭击行动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免责声明:文章《揭秘苏莱曼尼被杀细节:车辆加速躲过第二枚 但还是难逃一劫》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